萧雨QAQ

一个小透明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这里萧雨,一个日常为太太们扯断电话线、只会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小透明写手,主吃宇龙宇,巍澜巍,维勇,野神,文主要写宇龙宇真人rps,更新随机掉落,时间不定,高中狗一个月一次假,请体谅QWQ

[宇龙宇无差]《一起去度个假期吧》下

*请勿上升真人

*与上篇联系不大,是两个独立的小故事

*就是想写他们甜甜的谈恋爱

*ooc预警

*上篇请戳主页,我是真的不会弄超链接QAQ

黑夜永远是那样的静谧。

它宽广,浩瀚,以一成不变的黑色包容着世间万物,它像是一切污秽的化身,又如同世上最纯洁的圣物,容纳、净化黑暗,在短短几个小时后,将光明撒下大地。

在黑夜的包裹下,摩天轮缓缓升起了。

脱离了低矮天花板的限制,轻柔地、缓慢地上升着,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

它从两座高架桥中升起,随着高度的增加,缓缓揭开了这座城市神秘的面纱。

摩天轮的包厢内有些阴暗,暖黄色的光透着些温柔,刚好填满这小小的空间。耳边是一个温柔的女声,合着音乐,为他们介绍着这个被称之为“城市之眼”的地标性建筑。

朱一龙听着带着电流声的甜美女声,终是忍不住转头,看向身边正笑得开心的白宇。他猛地这么一转头,正好撞进了白宇那双如墨的黑眸中,那人的双眼亮晶晶的,眸子中却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他就忽然想起了当初小鬼王初见昆仑君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样,猝不及防地撞进昆仑君的眼里,惊鸿一瞥,乱了心曲。

他只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之后就开始“嘭嘭嘭”地快速跳动起来,慌乱地移开视线,十指无意识地绞着,眼神乱瞟,最后定在窗外正亮着霓虹灯的一幢大楼上。

说是窗,其实也不过是为游客观景方便而在包厢上半部镶的塑料板,由于长期的风吹日晒,塑料板上布满了细小的划痕,可这么看出去,却平添一种模糊的美感。

此时的摩天轮已达到最高点,向外望去,宛如置身于空中,站在云端俯瞰大地,将整个城市尽收眼底。

身处一百多米的高空,视线与旁边不远处的高楼大厦齐平,低头俯瞰,往日里高大的树木都变得矮小,快速行驶的车辆都成了一个个向前滑行的小方块。

摩天轮开始下降了。

它转过半圈,将这个城市的另一面展现在人们眼前。

明明就是同一个城市,明明就是半圈的距离,可给人的感受却完全不同。

如果说,上升时这座城市是繁华靓丽的话,那么下降时这座城市便是阴沉昏暗的。它少了摩天大楼的点缀,多了些荒芜的土地和破旧的砖瓦房。就像是在美好伪装下残破不堪的内心。

他忽然就想起了他和白宇。

他们是演员,可“演员”二字,使他们不得不伪装起自己,将最好的、最符合大众的那一面展现给人们,却将那些苦、那些累,甚至是那些真实的情感,全部隐藏起来。

他渴望,渴望着在聚光灯下牵起白宇的手,对着所有人宣布,这是他的恋人,是他将共度一生的人。

可是他不敢。他们所背负的实在太多太多,家人的反对,旁人的冷眼,社会舆论的重重压力……他知道,他一旦公开,不仅是他,就连白宇也会和他一起,不是身败名裂就是前途尽毁。

他不想面对,可这就是事实,血淋淋而又残酷的事实。

摩天轮最终回到了地面。他有些失神,身旁的白宇拽了拽他的胳膊,示意他走出包厢。他点了点头,便抬脚迈了出去,小心翼翼地抓住白宇的手,将他也拉了下来。

站在绿色的地板上,抬头看着挡住了夜色的天花板和依旧转动着的摩天轮,就忽然有了那么一点感触。

朱一龙攥了攥白宇的手,开口问道:

“小白,你想,人这一辈子像不像摩天轮啊,从出生开始就是在不断上升,总是朝气蓬勃的,总想着往上爬;等到了人生最高点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一步一步地直到老年,最后人没了,也就回到原点了。”

白宇想了想,看着他龙哥“嘿嘿”一乐,“那你好歹也有过人生巅峰啊,人这一辈子,重要的,不就是你看见过的风景和陪在你身边的人嘛!”

这么胡侃着,也倒是慢慢晃悠出来了,他抬头看了看亮起红色霓虹灯的摩天轮,忽然就笑了:

“走了小白,我们回家。”

[宇龙宇无差]《未来可期》

*请勿上升真人

*真实事件改编

*ooc预警

*小甜饼一发完

2018.7.03 3:00p.m. 快本录制现场

偌大的舞台,耀眼的灯光,喧闹的观众席和平稳跳动的心脏。

白宇意外地有些走神,似乎忘记了节目还在录制当中,草草抢答了一句便盯着摄像机放空。

猜台词……什么台词……别动之后是什么……

这几句话像复读机一般在耳边循环播放,叽叽喳喳吵的他脑仁疼。

“哈哈哈哈哈,这边还有谁,诶,来朱一龙。”

嗯?龙哥?

白宇听到朱一龙三个字瞬间回神,条件反射般地转过头看向他的龙哥。

“别动,如果你不想结婚的话,我们可以不结,但是,我想陪着你,一辈子。”

扑通。扑通。

心脏猛地一个收缩,像是被攥住了一般,连呼吸都有几分不顺。

他急忙把举在自己胸前的话筒拿开,眼睛死死盯着刚刚说话的那个人,却又平白多了几分酸意。

他回过头,用力眨了眨眼睛,将刚刚冒出头的那点酸涩给憋了回去。

太犯规了。

他知道龙哥是在很认真的猜台词,却还是止不住的乱想,曲解了刚刚的台词。

他想让龙哥对着他说,白宇,结不了婚也没关系,我陪着你,一辈子。

他的龙哥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趁着摄像机转过去的空档,略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他对着龙哥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可笑里却多了几分平日了没有的慌乱。

……罢了。

不过是遥不可及的梦罢了。

2018.7.04 8:00p.m. KTV包厢

朱一龙觉得今天白宇不太对劲。

平时嘻嘻哈哈的白宇自从快本录制完之后情绪就一直有点低落,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没平时那么清澈,让人捉摸不透。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也没想出今天自己做了什么越界的事儿让白宇不开心了。

应该……没事吧?

正在这纠结白宇到底怎么了,一个大咧咧的声音就撞进了耳朵。

“龙哥!来来来,唱首歌呗。”

一边说着,一边把话筒塞进了自己的手里,大有一副你今天唱不唱都得唱的架势。

他无奈地笑了笑,嘴上说这幼稚,却把话筒紧紧握在了手里,汲取着还未散去的男人的温度。

无可救药了。

他这么想着,却快速收起所有情绪,笑吟吟的和白宇唱了好几首歌。

但和他唱完时间飞行之后,看着紫色和黄色的光交错着照在男人的身上、脸上,忽然就有点伤感。

镇魂离结局也不远了,等这部剧播完之后,他们是不是就再也没有机会这么亲密地坐在一起了呢?是不是等热度过去之后,他和白宇就再不会联系了呢?

歌曲已切换到下一首,他看了看屏幕,《哥哥》

前奏响起,白宇侧过身问他:“你会唱吗?”他摇了摇头,白宇不死心地继续问:“没听过啊?”他接着摇头。

白宇这才转过身去,刚好赶上第一句歌词,“哥……”

他忽然玩心大起,接了声诶,笑着看向了白宇。

白宇瞥了他一眼,接着唱,也不理他。

他拿起一串水果,边咬边看着字幕,耳边是白宇极富特色的声音,歌词随着鼓点一下一下敲击在心上。

“你说你是哥哥我是弟,你要为我遮风挡住雨……”

他认真地盯着屏幕,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

白宇,你是不是……和我有同样的想法?

2018.7.04 9:00a.m. 芭莎杂志摄影棚

白宇现在有点不在状态。

按道理说,面对知名度如此之高的大品牌杂志拍摄,他应该高度重视甚至高度紧张,但现在,他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本能地跟着摄影师的指令移动。

“抬手。”

嗯,抬手。

“头稍微低下去一点。”

嗯,低头。

“手放在眼镜上,抬眼看着这。”

嗯,抬眼看镜头。

“好,朱一龙过去。”

嗯,龙哥……龙哥???

他懵懵地看着向他走来的龙哥,看着龙哥笑着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不看还好,一看,这眼睛就黏在人家脸上下不来了。

他就这么盯着人家,把美人看的发毛,忍不住小声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他这才反应过来,“没有没有,这不是龙哥这身太帅了,看呆了嘛。”

然后他就看见他龙哥翻了个白眼,吐出来三个几乎快成为他龙哥口头禅的字:“你走开!”

他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嘿嘿”傻笑了两声,可眼底翻涌的情绪却暴露了他。

他等不及了。

拍摄结束后,他抓住了朱一龙的手腕,惹得那人皱着眉头看他。

他眼一闭,心一横,“龙哥,跟我来一下呗。”

朱一龙疑惑地看着他。

他脑袋一热,拽着朱一龙就往厕所跑。朱一龙被他拽的一个趔趄,也跟着他跑起来。

到了厕所,他把朱一龙往隔间里一怼,干净利落地锁上了门。

他龙哥睁着卡姿兰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睫毛一颤一颤的,扫的他心里痒痒的。

他颤着声音开口:

“龙哥,我……我还没想好怎么说……我……诶呀,不管了,我特别喜欢你,不管你是不是喜欢男人,是不是会讨厌我,以后还能不能做朋友,我不管了!我今天就想告诉你,我,白宇,喜欢朱一龙!”

手紧紧的攥住,坚硬的指甲快要嵌入掌心,汗水润湿了手掌,他低着头,下一秒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喜欢你,白宇,我喜欢你。”

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听的他也鼻子一酸,狠狠勾住那人的脖子,吻了上去。

他想,太好了。

美梦成真了。

2018.7.26 10:00p.m. 上海某酒店

朱一龙觉得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他今天在刷微博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出不对劲了,可能是因为人红是非多,白宇好端端的就因为一点鸡毛蒜皮般的小事和另一位流量小生的站位问题被刷上了热搜。

他本以为是小小的事故,开始也没太放在心上,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白宇的黑料热搜冲上了第一。

多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离超级星饭团提醒上线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他揉揉太阳穴,颇有些无奈地点开了消息提醒。

看得出来白宇还是有点慌乱,半个小时之内反反复复地上线,翻了好几个粉丝的牌子,明显有点不知所措。

他认命般地叹了口气,打开微信,看了看被自己置顶的那个小小的聊天框,盯着熟悉的名字,心就倏地一软。

果然,自己还是放心不下他。

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一下,戳开打字框,敲敲打打出一大段文字,想了想,又悉数删去,最后只发了四个字:

小白,在吗?

耐心等了一会,没见屏幕那端人的回信,却等来了一个电话。

是白宇打给他的,他连一秒都没有停顿,接通后果不其然听到了他家小白失落却强撑着欢乐起来的声音:

“龙哥,怎么了?大晚上的给我发消息,想你老公我了?”

他又叹了口气,深深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气都在今晚叹完了:

“你省省吧你,还和我装呢,别胡思乱想了,这种被人恶意黑上榜的热搜根本不用理,等热度下去了,自然就没事了,这种黑料,不会有人记住的。”

他听见了自家男朋友在电话那头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倒是也没在掩饰了,叽叽喳喳地说开了,语气里是满满的不高兴。

最后,是他强行阻止了白宇又有隐隐向表情包方向靠拢的话题,开口道:

“……总之,你就踏踏实实睡觉吧,对了,不许再看微博了。”

那边的白宇好像心情好了些,和他道了晚安后就乖乖下线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再上小号接着皮。

他一边抱怨白宇不让他省心,一边紧急联系了工作室那边让他们赶紧撤热搜,补发了所谓700w粉丝福利,直到白宇热搜完全撤了下来他才放下心来。

虽说让白宇别担心,他自己却担心得不行。

算了,白宇解决不了的,就让他朱一龙来担着吧。

[宇龙宇无差]《一起去度个假期吧》上

*请勿上升真人

*与下篇联系不大,是两个独立的小故事

*就是想写他们甜甜的谈恋爱

夕阳西下,太阳的余晖斜斜地照在海面上,海水泛起了金色,随着波浪的翻滚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天边的晚霞染上了绯色,与天空的蓝色混在了一起,像是知名画家笔下的一幅绝世画作。

远处的天空与海平面并成一线,凝神细看,在海的另一边似乎还耸立着一幢幢高大的建筑,在雾气的掩盖下如同海市蜃楼一般虚无缥缈。

这是他和白宇的第一个假期。

独属于他们两个的、没有任何人来打扰的假期。

在大脑得出这个认知之后,朱一龙觉得他有点激动。

有种快要冲破胸腔的情感叫嚣着要释放,心脏跳动的频率远远搞出正常值,激动的心情始终难以平复,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在他旁边坐着,还时不时歪头看他一眼。

在白宇眼中,自己身旁的大美人有些局促不安,手指无意识的搓捻着沙粒,能荡秋千的长睫毛一颤一颤的,耳尖泛起不自然的红色,没有了粉底的遮掩,不一会儿就红到了脸颊。

美人在侧,他连风景都顾不得看,干脆转过头,专心致志地看他家美人。

沉迷他家龙哥美色的白宇最终忍不住开了口:“……哥哥。”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声带的震动带着他的心脏“砰砰”地跳了两下。

他看了看男人的笑颜,给了他一个回复,“嗯?”

“真好看。”

他又不受控制地红了脸,这一句“好看”也不知道是在说景色好看还是哥哥好看,只得胡乱地“嗯嗯”两声敷衍了事,不去看身旁男人一脸阴谋得逞的坏笑,强行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景色上。

耳边是海浪击打在石头上的声音,浪花拍在沙滩上,留下一片片白色的泡沫。海鸥在头顶上空盘旋,时而一个俯冲,掠过眼前,徒留一个残影。

“哥哥,你看这大海……真美啊!”

他没忍住笑出了声,毫不留情地揭穿了男人,还顺手摸了摸对方的下巴:“你是不是想形容一下美景,然后发现没词可说?”

男人被戳穿了也不恼,抓住了那人在他下巴上作祟的小肉手,惩罚性地捏了捏他的掌心。

朱一龙好脾气地笑了笑,反客为主地与白宇十指相扣。

白宇被他的反撩弄的愣神,反应过来之后又得寸进尺的往对方面前蹭。

男人不动声色地任由白宇用他那玫瑰花刺蹭自己的脸,好半天憋出来一个字,“扎。”

随着这声“扎”,一场小小的闹剧算是落下了帷幕。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海滩上的彩色灯光也争先恐后地亮了起来,在太阳完全落山以后,游客也不出所料的多了起来。

白宇叹为观止地看着乌泱乌泱的人群,发出了震惊的声音,“我去,这都赶上你那天在机场的时候了吧?”

朱一龙看着人来人往,却多出来几分感慨。

“白宇,你说,从我们面前走过的每一个人,他们心中是不是都有或多或少的秘密?是不是也有像我们一样的人,隐藏在人群之中,将自己不敢公之于众的事情压在心底,在别人的目光下寻找那一点点的安全感?”

听完这一番话,白宇也有些沉默,他抿了抿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口说到:“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是不是像我们一样,但我知道,我们不需要在人们的注视下来寻找安全感,你想瞒着,我就陪你瞒着,做一辈子的‘好兄弟’;你想公开,我就陪你公开,实在不行咱们就去国外,开个小店,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

他认真地注视着白宇,眼眶红红的,已经有泪水在里面打转,凭着一股冲动抱了上去,“白宇,你说你这么好,要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男人回抱住了他,“那就别放了,吊死在我这株玫瑰花上吧。”

他点了点头,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那就这样吧,就这么马马虎虎的和你过一辈子吧。

《睡前故事》

*请勿上升真人

*私设收养孩子(……)

*无脑小甜饼

*ooc严重 私设如山

*文笔贼烂,注意避雷

夜,深了。

清风穿过窗棂,带着盛夏独有的闷热,吹进了一间小小的房间里。

白色窗框外的世界被黑暗笼罩,只剩几颗寥落的星子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屋内,一个温柔的男声缓缓念着一个古老的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

“爸爸,今天可以不听童话吗?”

男人的声音被一个稚嫩的童声打断,他好脾气地笑了笑,温柔地问到:

“嗯?那宝宝想听什么?”

儿童床上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笑容牵起两个小小的酒窝。

男人伸出手指,戳了戳女孩的小脸蛋,妥协到:

“好吧好吧,那我就给你讲一个你没听过的故事吧。”

女孩的眼睛亮了起来,如墨般的眸子装满了名为“好奇”的情感,在有些昏暗的环境中熠熠生辉。

“嗯……我要讲的这个故事,里面没有勇者和恶龙,也没有王子和公主,更没有豪华的宫殿和高大的城堡。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个不普通的普通人。”

女孩疑惑的看了看男人。

男人轻笑一声,“他们是普通的人类,但他们会出演一些各式各样的人,用自己的表演来演绎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诠释着真理和爱。

“他们站在聚光灯下,千千万万的人们注视着他们,任何的选择都可能产生不可估量的后果。

“我要讲的,就是这样的两个人。”

“爸爸,那他们分别叫什么名字?”

“名字不重要,很多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不也没有名字吗?”

女孩懵懂地点了点头。

“他们曾出演过同一部剧,饰演两个性格迥异的人。随着拍摄的进程,他们从素不相识,到互相认识,再到彼此了解,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在这部剧杀青之后,其中一个人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他知道,如果直接向他表白的话,很有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而且,他们这种身份,也不允许他们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之后,这部剧播出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部剧大火,理所应当的,两位男主演也火了起来,他们接到了很多一起的采访,甚至接到了一个很有名的综艺的邀请,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感情也越来越浓。

“那个把喜欢藏在心里的人有些慌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另一个人,如何面对这样一段难以启齿的感情。他想默默的站在那个人身后,默默的注视着他,看他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就。

“但是事情永远不会如你想像的那般容易。还记得我刚刚和你提到的那个很有名的综艺吗?在那个综艺录制完之后,他一直喜欢的那个人对他表白了。”

男人讲到这里,不知是不是回想起了什么,指尖无意识地抓了几下床单,留下几道小小的褶皱。

“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最后,他妥协了。

“那个人是这么和他说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了又想,还不如直接坦白,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喜欢到离不开的那种。’

“他有些紧张,我想想,他应该是这么回答的:

‘巧了……我也特别喜欢你,喜欢到不行的那种。’”

“爸爸,后来呢?”

“后来?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再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爸爸,这是你和爹地的故事吗?”

男人的耳尖红红的,笑着说:“嗯。”

女孩又锲而不舍的发问:“那……我又是怎么来的呢?男孩子和男孩子也可以生小宝宝的吗?”

男人依旧笑着,言语中却带着一点严肃:

“不可以哦,你曾经有一个爱你的爸爸和一个同样爱你的妈妈,但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于美好了,连上帝都为之动容,所以,他们就提前离开了,离开之前,他们来告诉过我和爹地,要我们好好照顾你,好好爱你。”

女孩也笑了,甜甜的声音像是掺了蜜般:

“我知道了,谢谢爸爸!我会记得我的爸爸妈妈,也一样会爱着你们的!”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甚,“好,那宝宝晚安,祝你做个好梦。”

在女孩的注视下,他轻轻走出房间,关上了门,却被站在门边的男人吓了一跳。

那人双手抱胸,笑吟吟的,“可以呀龙哥,讲个故事的空,就把身世捋明白了。”

被唤做“龙哥”的男人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白宇哥哥,时间不早了,回房间?”

男人点了点头,借着微弱的身高优势揽了人就走,“走走走,睡觉睡觉!”

嘘,天色不早了,乖宝宝们该睡觉了。




萧雨的碎碎念:我在写什么沙雕……太像这么和一个被收养的孩子这么解释身世问题了,就写到了宇龙身上,原谅我QAQ

太爱他们了,真的,希望一直一直好下去。

《恍然如梦》

*请勿上升真人

*cp白宇×朱一龙
*注意避雷
*新人交党费,文笔超差
*建议bgm—kbshinya《戏精》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也许没有很久,也许已经好久好久了,久到连记忆都褪色,但那人的眉眼却牢牢刻在了记忆里。

朱一龙闭上眼睛,灯光被隔绝在外,眼前是泛着红色的黑暗。

“龙哥。”

他猛然睁开眼,眼睛受到强光的刺激,有些湿润。一片模糊中,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人的笑颜。

“……白宇。”

他轻轻呢喃着那人的名字,像是一种回应。

他闭了闭眼睛,羽睫轻颤,在眼睑上投下了一片小小的阴影。

记忆回溯,与他经历的种种如同走马灯一般闪过,猛地把他拽进了回忆之中。

当时他还不算火,是一个演过各种各样的配角的不知名小演员。但不知为何,默默无闻的他被《镇魂》剧组选中,成了男主演。

他抱着好奇的心态去看了原著,才知道这原来是一个耽美作品。

所以,当他面对另一个男主时,一直有些别扭。

但是那个男主演一点也不见外,大咧咧的搂住了他的肩膀,笑出一口大白牙: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白宇,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

说完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的揽住了他,带着他向片场走去。

他一边走着,一边结结巴巴的做了自我介绍,最后回个了他一个微笑。

之后两个人就走的越来越近,不知道是意有还是意无,白宇总是故意靠近自己,一口一个“龙哥”,叫的比谁都亲热。

不知为何,在两人的接触过程中,他却陷得越来越深,像是一个不小心踏入沼泽的旅人,无意中发现了沼泽底的宝藏,便不再挣扎,任由自己下沉,就算知道自己哪怕拿到宝藏也会与宝藏一起沉寂,也不舍得离开,不舍得放弃。

他就是那个贪婪的旅人,而白宇,就是那个吸引着他的那片沼泽。

他陷得太深了,以至于在后来剧本中的两人越来越暧昧时,他甚至会带入自己,他恍然,他不是沈巍,白宇也不是赵云澜,他就是朱一龙,他就是白宇,他们在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世界中生活在一起,相互陪伴,并肩作战。

当他听到剧中的赵云澜问沈巍,你值不值得时,他的回答是值得。

他想,值得,只要是你,就值得。

他喜欢白宇,也爱白宇。

《镇魂》播出之后,他们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迅速走红,两人的cp也暗搓搓的出现。

有次,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软件,看着里面的自己和白宇,有种梦般的感觉。

他有时候会想,他是不是入戏太深了,是不是还没从剧中的沈巍和赵云澜中脱离出来,由他们,来幻想着自己和白宇。

后来,由于剧的大火,他们两个人经常接到双人采访,甚至收到了快乐大本营的邀请。

他约白宇一起去机场,坐同一班飞机一起去湖南。

再后来,他们又分别接到不同的剧本,奔波于不同的剧组,联系也越来越少。

手机“叮咚”一声,打断了他的回忆,他猛然坐起身,打开了手机。

屏幕上“白宇”两个大字有些刺眼,他揉了揉眼睛,盯着他给自己发过来的消息。

“开门。”

他不敢置信的瞪着屏幕,想要问问那人怎么回事,而颤抖的手指根本无法正常输入。

可能是门外那人等的不耐烦了,“咚咚”的传来几声手指与门板的撞击声。

他急忙下床,跌跌撞撞的跑到了门边,猛地打开了门。

那人正眉眼含笑地看着他,忽然伸手把自己揽进了怀里。

他听到那人沉沉的说:

“我喜欢你。”

他笑着闭上了眼睛。

看来,入戏太深的不止我一个人。

戏里戏外,恍然如梦,梦里梦外,皆大欢喜。